头部banner

母亲送我的荷包嫁妆

出自: 2017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我的箱子里,一直藏着一对荷包,那是母亲送给我嫁妆的一部分。

  说是荷包,实际上是肚子里装满了白色粉土的粉线包,是过去女性做针线活常用的必需品。也是一代又一代女性传递母爱的礼物。

  按说,我是七十年代生人,九十年代结婚,已经很少有人赠送这种东西了。可母亲还是不顾我反对,在我婚前为我精心做了对荷包。

  我的母亲是一名乡村教师,女红却做得很好,能画会绣,小时候经常有村里的妇女找母亲画门帘,鞋垫等绣花图案。我和母亲正好相反,和那个年代大多数人一样,早早毕业后上班,一直住宿舍,没时间,没机会学做女红和家务。

  每次回家,母亲总是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北极光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