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母亲的味道(外一篇)

出自: 2018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母亲是在蚊蒿花盛开的六月初八去世的,距今已有十六个年头了。每年的夏天我都会采一大束开满紫色小花的蚊蒿,静静地坐在母亲坟前,为她编一个漂亮的花环。把花环安放在母亲的坟头,默默地感受着它悠悠弥漫着的清苦气息,任思绪飘回到遥远的从前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,上有八十多岁的奶奶,下有吃奶的小妹,姐妹七个一个挨一个,都尚未成年。父亲是六十年代的大队书记,虽说算不上有多么优秀,但是凭着对党绝对的忠诚,将自己的身心无条件地奉献给了集体。他带领全村人打了三个水库,使全村三分之二的土地变成了水浇田,小麦玉米年年获得大丰收;学大寨将两个荒岭变成了层层叠叠如画般的梯田;为村里建起的那个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北极光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